名优馆免费下载应用

“风涧画师,三天前,你在s上发表‘东瀛浮世绘高于华夏画’的言论遭到大量华人抨击,对于此次事件,您有什么看法呢?”

“如果让我再发一次,我还是会说同样的话!”

“我们东瀛浮世绘,无论是色调搭配,历史文化,构图技巧,主题思想和灵魂……各个方面,都要优于华夏画!”

“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!”

“个人觉得,这种问题,没有再进行讨论的必要了!”

我擦?!

苏尘刚走进这座江户书画院,就看到一个身穿和服的青年,在媒体面前装逼!

这青年,一米七刚出头,剃着月代头,踩木屐,长相倒是有几分英俊!

他在媒体长枪短炮的攻势下,谈笑风生,显然出身上流社会。

“风涧师兄,他怎么能这样说话呢……”

不远处一座凉亭内,坐着一个身穿紫红色和服的东瀛妹子,长发披肩,系着彩鸢,勾勒出一张甜美清俏的漂亮脸蛋。

小泽绘理香觉得她这个师兄,什么都好。

房内粉色可爱少女图片

待人温柔,知书达理,为人谦和。

但一旦涉及民族文化问题,他就像变了个人,无限拔高东瀛浮世绘在国际画坛上的地位,狠狠地踩踏华夏画!

“真的很讨厌师兄这个样子呢……”

她这边正郁闷着。

一个年轻女记者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挤到了风涧树面前!

“风涧画师!”

女记者是一个萌萌哒的妹子,羞涩地问道:

“请问……您十九岁就成了国手级的画师,您这么优秀,择偶标准,一定很高吧!”

这个八卦问题!

一下子引起了不少人注意!

“呵呵,其实我……”

“狗贼!”

风涧树刚准备再装一个逼!

突然间,一道怒吼声,从背后传来!

他迅速回身,发现是一个穿黑色休闲服的华夏青年,怒瞪着他!

“哼,出口成脏!如果我猜的没错……”

“阁下一定是华夏人吧!”

他特地咬重了华夏二字,鄙夷之意,溢于言表。

“你说的没错!”

“老子就是华夏人!”

苏尘当着一堆记者和周围数十名参赛选手的面,用中文大声宣示身份!

“你个狗贼!”

“说什么东瀛浮世绘,高于我们华夏画,无凭无据,请问你是用屁股思考得出的结论吗?”

“哈哈哈!”

苏尘一来,直接把众人逗乐了!

许多听不懂中文的人,四下一问,也都笑了!

小泽绘理香贝齿一咬:“此人是谁,怎么如此无礼?”

“好像是华夏的参赛选手。”

她身边一名中年男子笑道:“看来今天的比赛,会很有意思。”

院子里,来自东南亚各国三十多名选手,都围观着苏尘,指指点点,评头论足!

“一千多年前,东瀛画,只是山洞壁画,后来是受了我国唐朝的影响,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,才自成一派!”

“现在你在这里,大肆吹捧东瀛画,踩踏华夏画!”

“这种行为,用我们中文来说,叫做欺师灭祖,大逆不道!”

苏尘还站在那里!

当着众记者的面,用东瀛语,大声反驳风涧树:

“还地球人都知道……咋地?你做过问卷调查啊?”

“你这种行为,还有一个成语,叫做夜郎自大!”

“怎么样,是不是听不懂成语?”

“没关系,回去查查字典,以后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!”

一番话说完!

风涧树完插不上嘴!

紧接着,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!

苏尘分别用英语、涵语、旧加坡语、溙语、湎国语、印国语、马来西亚语和草鲜语八国语言,将以上的话,重复了一遍!

而且语速极快!

吐字清晰而流利!

直接在画赛现场,装了个超级!

“偶买嘎!”

“天呐!”

“他居然会说涵语!”

“旧加坡语也会!”

“还有溙语!”

“印国语竟然也会!”

“而且都说得这么流利!”

“这个华夏青年,太厉害了吧!居然会这么多国家的语言!”

“简直就是妖孽!”

“好崇拜他啊!”

所有人的注意力,刹那间,部集中在苏尘身上!

至于风涧树,嘴巴憋了半天,愣是一个字蹦不出来!

“哇,会说十国语言……”

“太厉害了吧……”

小泽绘理香那双羊脂玉般的小手,轻轻掩住红唇,灵动清亮的美眸,透着不可思议!

“不用太惊讶,应该是事先排练好的。”

小泽绘理香身边的中年男子说道。

“苏尘!”

“混小子,你在搞什么鬼?!”

“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!”

这时候,关教授听闻消息,带着钟语妃、程雪松等人,从一栋三层町屋火速跑出来!

气势汹汹地冲向苏尘!

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!

“关老头,你是汉奸吧?怎么帮着东瀛人说话?”

苏尘顿时啥不爽了!

“这小子在s上,公然辱华,我骂他两句有错吗?”

“臭小子!你懂个屁!”

关鸿博快被他气死了。

钟语妃的声音,也传了过来,“关教授,我觉得这件事情,苏尘没有错,是对方先侮辱我们华夏画的!”

“这些,我当然知道!”

关鸿博一脸叹息!

“但是,你反击,也要有实力啊!”

“这个风涧树,被誉为东瀛百年来最优秀的浮世绘画师!”

“年仅十九岁,就在陌司科国际美术大赛上,斩获银奖,回国就被封了国手!”

“你能跟人家比吗?”

关鸿博气愤不已地瞪了苏尘一眼!

“能啊!”

“怎么不能?”

“我可是现代唐伯虎!”

“难道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画,还比不上区区一个风涧树?”

苏尘冷哼道。

“你有毛病吧?”

程雪松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苏尘!

“傻逼!”

“还现代唐伯虎呢!”

“我特么还现代吴道子呢!”

“智障东西,净给我们华夏丢人!”

四个学长也都小声哔哔,显然觉得苏尘爱国把脑子爱坏了!

风涧树是何许人也?

东瀛年轻一代中,最负盛名的天才画师!

在国际舞台上都斩获大奖!

你算个什么东西?也敢和人家比?

这个时候。

风涧树在一名九旬老者的带领下,朝他们走来。

“尾田大师!”

关鸿博看见这名八旬老者,赶紧行了个礼,钟语妃等人也是照办。

唯独苏尘,岿然不动。

“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子!”

名叫尾田的八旬老者,一袭深色和服,身材枯瘦,沟壑交错的脸庞上,长满了老年斑。

他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姓苏,名尘,字东坡!”

苏尘淡定道。

“苏尘……”

八旬老者背着手,满脸不屑道:

“哼哼,小崽子年纪不大,口气倒是挺狂!”

“说我们东瀛画欺师灭祖?”

“怎么不说,是你们华夏画不思进取,固步自封呢?”

老者中文说得贼溜,和华夏人没有区别。

但苏尘听完,十分的不爽!

他冷冷地道:

“老头,给你个温馨提示,别在我面前装逼!”

“不然你这一大把年纪,待会儿被我啪啪啪打脸就不好了……”

闻言。

关鸿博吓得脸色一白!

钟语妃赶紧扯了扯苏尘的袖子,耳语道:

“苏尘!这位可是东瀛美术界的老前辈,千鸟画院的副院长,尾田龙二郎!”

“不可以无礼!”

这话!

直接左耳进,右耳出!

苏尘脾气上来了,当场爆骂:

“倚老卖老的东西,我特么管你老前辈!还是老宗师!”

“少在我面前装逼,不然脸给你打烂!”

此话一出!

场震惊!

风涧树眼珠子差点瞪爆出来!

此人竟敢如此无礼?!

正在这时!

突然!

一道爽朗无比的老者大笑,冲入院中!

“哈哈哈!”

“小友!说得好!”

“这老东西,就是在倚老卖老!”

Post Tagged with